無天刀主

要知道,吳家七位長老皆是築基後期的修為,可是吳家的核心力量。

藏書閣共有三層,一層主要放的都是家族歷史,大陸奇聞異事、地理誌異等一些雜書;二層則是法術神通之類的書籍;三層則是吳家收集的各種修鍊功法,也有一些是外族人加入吳家上交的,比如項飛田的七刃斬龍訣。

吳恩根據位置注意到洛巧顏在藏書閣二層,估摸著是對方築基成功,正在學習一些法術神通,便好奇過來看看。

來到二層,吳恩很快就發現了正捧著一本古籍看的入神的洛巧顏,他並未打擾,而是同樣在這一層查閱起來。

時間流逝的很快,吳恩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快速瀏覽了近半的法術典籍。

很失望,沒有一本是他需要的!

至少,想比他陰生訣中附帶的法術和神通,差距卻是大的多!

再看洛巧顏,此刻卻是捧著書籍緊皺眉頭,彷彿遇到了什麼難題一樣,吳恩心裡一動,走了過去。

「顏兒,怎麼了?」

由於藏書閣乃噤聲之地,所以吳恩用的傳音,嚇了洛巧顏一跳。

回頭看到是吳恩時,她頓時激動的想要撲上來,但是看到吳恩的手勢,她這才反應過來這裡是藏書閣,便不好意思的吐了吐粉嫩的香舌。

好傢夥,這小舌頭粉嫩似果凍,滑溜溜的,看的吳恩一陣口舌乾燥,腦海中不停浮現兩人之前的纏綿。

「哎呀!想什麼呢?」

洛巧顏何其敏感,注意到吳恩灼熱的眼神,頓時身體發軟,眼神欲拒還休,連傳音都帶著酥麻的顫音。

吳恩心神一震,倒吸一口冷氣,回道:「顏兒,日就不見,如隔三秋,我想死你了!」

洛巧顏白了一眼,咬唇道:「小騙子,閉關時心無旁騖,你如何想我?」

吳恩頓時一臉尷尬,轉移話題道:「顏兒,我看你剛才視乎遇到了什麼難題?」

洛巧顏果然被轉移了思緒,急忙舉起手中的古籍道:「吳恩,就是這本古籍,其中有一句話,我想了很久也沒有想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 聽說瑞霖在赫延住處,清越也不用多跑一趟。

赫延住在海邊一間獨棟別墅里,聽清影說,這房子是赫延在這一個朋友的。

「我們倆包了餃子,給你們一人留了一份。」清越把餃子倒在瓷碗里放微波爐里熱了熱。

「我們倆?」赫延似乎很不相信清影會下廚這個事實。

清影不見外地坐在赫延腿上,那張冰山不化的冷麵孔多了幾分得意,「是妹妹教我做的。」

瑞霖在廚房裡吃著放微波爐又熱了一次的餃子,他這不蘸任何醬料的吃法讓清越感到很奇怪。

「你吃餃子不愛蘸醬料嗎?」清越好奇地看著瑞霖,他的吃相不算很斯文,卻十分賞心悅目。

「嗯。」瑞霖點點頭,「我們家只有我這樣,唯獨吃餃子喜歡不蘸醬。」

清越歪著頭繼續盯著他看,她承認她很享受這一刻,如果一直這樣那該多好啊。

「一直知道你有個哥哥,我很好奇他是長什麼樣。」提到家裡人,清越想起瑞霖曾跟她說過自己有個哥哥。

「他啊……」瑞霖找出手機,翻出一張他和哥哥沈軒霖的合照。

照片里的兩個男生很相似,但又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同,說是雙胞胎清越有點不相信。

哥哥眼下有一顆痣,五官輪廓也比瑞霖鋒利,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君王;而瑞霖長相屬於驚鴻一瞥久看不厭的類型,人又沒有不好接近的感覺,像個平易近人的王子。

清越看看照片上的沈軒霖,又看看面前的瑞霖,她不敢相信這是一對雙胞胎兄弟。

「你是不是也覺得不可思議?其實我倆小時候挺像的,長大之後就慢慢不像了。」瑞霖餵了個鮮蝦鍋貼給清越。

「那你哥哥知道我嗎?」清越眼睛眨巴眨巴的,對瑞霖這個哥哥十分好奇。

「還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培訓社裡學文化沒時間找我。到時候他也會過來的,你們有的是機會認識。」

清越得認真對待了,她可是除了許老師之外再沒見過瑞霖的其他家人了。

「對了,我唱《Firework》要改編伴奏,你猜我找了誰?」

「誰啊?」

「Luke。」

瑞霖驚了,清越怎麼找到Luke那去了,真是不可思議。

清越看到瑞霖那驚大了的眼睛,就多補充兩句給他緩和緩和,「他就是好心幫我這次,他說他好久沒有調過伴奏了,所以也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弄好。」

瑞霖心裡明白Luke這麼做的目的,不就是因為他自己嗎,否則他哪會白白幫清越這麼大一個忙。

四個人去了附近一家撞球館打球解悶,清越不懂玩撞球,就在旁邊的休息區喝著飲料看他們battle。

清越覺著自己可以擔得起果盤殺手的稱號了,她們點的茶水有一半都是清越解決掉的。

「我出去買杯奶茶喝。」清越閑得無聊找了個理由出去透透氣。

「快去快回。」赫延本想點根煙,結果被清影成功阻止。

清越沒想到這麼快就脫身了,她到了對面街的便利店買點零食吃。一進門就和一個女孩子撞了個滿懷,還好兩人都沒摔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清越連忙幫那女孩撿起掉在地上的書本。

「沒事。」女孩的聲線很溫柔,跟她那張厭世臉有點不符合。

清越在女孩子掉出來的物品里撿到一張國藝院比賽的邀請函,上面還寫著女孩子的名字——濮思湘。

「這個給你。」清越把東西還給了濮思湘。

「謝謝你,這東西對我很重要,丟了的話我老師會責罵我的。」濮思湘禮貌地收下了這張邀請函。

清越理解地點了點頭,「這個比賽我知道,如果能拿個獎什麼的,在藝考上會有優勢。」

「你也知道這些?」濮思湘很驚訝清越會知道這些東西。

「老師跟我說過。」

「敢問你是哪個學校的?」濮思湘臉上沒一點不悅,反而很想了解清越這個人。

「長郡。」

「看來是碰到校友了,」濮思湘禮貌地跟清越握了個手,「我叫濮思湘,准高二,十班。」

「何清越,准高二,九班。」清越有禮貌地沖濮思湘笑了笑。

再仔細瞧瞧這個女孩子,標緻的五官讓人挑不出太大的毛病,不笑時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冷漠感,她說話的聲音卻跟這張臉大不相同。

「你是哪個老師門下的學生?莫惠芸老師還是徐文靜老師?」

「我不在學校里學,你呢?」

「我是劉松亭教授門下的。」

聽到「劉松亭」這三個字時,清越覺得不可思議,這個女生應該是徐山啟的同門,想來她的能力絕對不差。

到時候在比賽上要跟這種人競爭,清越更不敢鬆懈了。

她從便利店買了些好吃的零嘴,還給大家買了解暑飲品。

回到球館的時候,迎面來了個比她高半個頭的男生。清越瞄了眼這人的模樣,長得也不過如此。

「美女一個人嗎?」

「沒有。」聽到這男的說第一句話清越就不想陪他多待一秒鐘,答完他的話就想走。

「哎?別走啊,陪我打一局撞球我請你喝奶茶好不好啊。」這人攔著清越不給她走,非要清越陪他才行。

「不好意思,她是來找我們的。」赫延跟瑞霖即使出現在了清越身邊,瑞霖還拿了一支撞球杆做好乾架的準備。

「這是我女朋友,請你不要騷擾她。」瑞霖霸道地把清越摟在懷裡,溫怒地警告那個來搭訕的人。

兩個大塊頭男生往這一站,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解決了,要是他們再不來,這個搭訕男就要對清越動手動腳了。

「還好有你們。」清越安心地鬆了口氣,差點就被赫延瑞霖的英雄救美給感動到哭。

瑞霖貼心地幫清越順順後背,接過她手裡提的一袋子零食。他跟清越說:「你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的。」

回到球桌那之後,赫延要跟清越單挑,沒什麼事做的瑞霖就和清越一塊待著。

「這玩意要怎麼玩啊?你可以教一教我嗎?」清越看著實在眼饞,想讓瑞霖教教她過一把癮。

瑞霖找了張空球桌,拿了一個白球和一個綵球放桌上。瑞霖手把手幫清越弄好握桿和手架,這個過程中瑞霖不得不貼近她的身體,瑞霖表面一本正經,心裡暗中作樂。

在瑞霖的幫助下,清越順利打進了第一球。

「哇!挺好玩的。」清越欣喜地轉過臉尋找身旁的瑞霖,沒想到他就近在咫尺,兩人的鼻尖差一點就要碰上了。

那張驚鴻一瞥的面容放大了十幾倍,清越這才後知後覺得感到害羞,小臉刷一下紅了。

瑞霖勾起一抹壞笑,輕輕吻了吻清越的臉頰才肯離開她。

。 眾人體諒傑克祭奠父母,便在山腳的旅社暫時住了下來。

傑克一直待在他爸媽的墓前。

直到傍晚,都沒有回來。

韓星辰放心不下,便獨自上了山,來找傑克。

來到傑克爸媽的墓前,韓星辰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傑克看到來的是韓星辰,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坐在墓碑前眺望著遠方。

韓星辰也坐了下來。

傑克的聲音有些沉悶:「今天沒帶酒來嗎?」

韓星辰微微一笑:「酒雖然是一樣好東西,但是也不可多喝!小酌怡情,大飲亂性。」

傑克默默地抬起頭,看了看天邊的晚霞。

韓星辰眼中露出一絲擔憂,語重心長地說:「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現在要做的,是好好面對未來!」

傑克的眼光定格在天空中不停變幻的晚霞上,聲音壓得很低很低:「沒錯,我是失去過很多東西……我也一直很迷茫,對待這個世界有很多的憤懣和不滿……可是,最近,我卻發現自己的生活有了改變……」

韓星辰眉毛一揚,「哦」了一聲。

傑克臉上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從前的我,心裡只有任務。我的生命里除了任務,再沒有任何事情。可是,最近……我發現,我開始會關心周圍的人,關心你們,甚至關心一個陌生人……」

韓星辰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你其實一直都是一個好人!」

傑克驀地抬眸:「好人?我不覺得!這是一個很傻的詞,不是嗎?」

韓星辰輕輕笑了笑。

傑克眸光流轉,眼中升起一絲光芒:「可是,有一個人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人,看到別人哭泣想要安慰,看到別人有困難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幫助,看到小花小草也會想要保護它們……在我以前的生命里,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她的出現,彷彿一束陽光,照進了我的生活……」

韓星辰看著傑克,忽然有些明白了,眼中先是露出一絲驚奇,而後是一絲黯然:「你說的那個人,是筱夜吧!」

傑克臉上露出一絲溫柔的笑容。

韓星辰的眼光卻黯淡得沒有一絲光澤:「傑克,你喜歡上了筱夜,對不對?」

傑克微微一怔,臉上的笑容更加柔和:「韓筱夜……她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初相遇的時候,只覺得她是一個被寵壞的嬌小姐,可是,越和她接觸,越覺得她有時善良到傻氣,堅強到固執……不知不覺就會被她吸引,就想跟著她的腳步走……」

韓星辰的臉變得有些僵硬。

傑克的眼神里充滿了憧憬:「韓星辰,如果我想追求韓筱夜的話,你會答應嗎?」

韓星辰微微一怔。

他仰頭望著分散四處、漸漸沉落的彩霞,陷入了沉默。

傑克側頭看著韓星辰,竟然覺得有一絲緊張。自從他懂事以後,從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一種幾乎快要窒息的感覺。

終於,韓星辰開了口,聲音裡帶著些許沙啞:「說實話,我並不贊成筱夜和你在一起!」

如同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傑克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韓星辰的聲音里透著難掩的滄桑:「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配的上筱夜!雖然,在你的眼裡,她可能並不成熟,也有許許多多的缺點……可是,在我心裡,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女孩!」

傑克看著韓星辰,有些慚愧地低下頭:「我的意思……並不是說韓筱夜有很多缺點……我只是……」

韓星辰卻打斷了傑克,眼中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痛苦:「你不用解釋!雖然在我心裡,一直覺得你也配不上筱夜,但是,我沒有權利剝奪筱夜愛和被愛的權利!」

傑克微微一愣,眼中驀地又升起一絲光芒:「韓星辰,你的意思是……你並不反對我追求韓筱夜?」

韓星辰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這……是你和筱夜之間的事……」

韓星辰說完,低著頭緩緩向山下走去。

傑克猛然站了起來,看著韓星辰的背影,心中湧起翻山倒海般的激動。

看了看時間,傑克也向山腳下走去。

走到山腳時,韓筱夜還沒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