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天刀主

慕夏下意識把手伸過去,兩手相握的瞬間,只聽梅奧醫生開口說:「恭喜你,慕小姐,你戀愛了。」

……

等待室里。

何甜喝了一口又一口的茉莉花茶,就在她打算去上第四趟廁所的時候,慕夏終於出來了。

「杉杉!」何甜連忙迎上去詢問道:「梅奧醫生怎麼說?」

慕夏表情複雜地搖了搖頭,整個人彷彿失了魂,她用乾澀的嗓音開口道:「先回學校吧,快上課了。」

「你……到底怎麼了?」何甜看慕夏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免擔心了起來。

恰好梅奧醫生跟著走了過來,聽到何甜的話,笑道:「放心吧,甜甜,你朋友什麼問題都沒有。」

「可是……」

可是慕夏這個樣子,哪裡像什麼問題都沒有?

回去的路上,慕夏一直沉默著望著車窗外不斷後退的景物,眼神彷彿沒有焦距。

何甜看慕夏異常地沉默,心裡更擔心了。

她好幾次欲言又止,又怕問到慕夏什麼傷心事,最後還是選擇了什麼都不問。 很快陸昭就送到了醫院。

醫生正在洗胃。

她在外面心急如焚,來回踱步。

一直忙到了後半夜,陸昭才脫離危險。

但人還是很虛弱,一直昏迷躺著,臉色蒼白,渾身還是冰冷的。

尼古也匆匆來了,讓她先回去換衣服,她穿著禮服有些不合適。

她這才不得已先回去,等會再過來。

回到公爵府換了衣服,想著陸昭還要住兩天院,也要給他帶一些換洗的衣物。

她去了主卧,裡面乾淨的不像是有人居住,所有的東西都井井有條。

她甚至覺得陸昭有些強迫症。

這還是她第一次觀察他的卧室。

她看到了孤獨的痕迹……

一個人的拖鞋、一個人的浴巾、一個人的牙刷、一個人的杯子……

就連床上枕頭,都是一個的。

床頭櫃有著厚厚的本子,看樣子是常年撫摸,都有了泛黃的痕迹。

她鬼使神差的上前打開,是一些設計稿。

每一件衣服都上了明艷的顏色。

可以看得出,很早期的作品,簽名都模糊了。

她一張張的翻看。

每一個衣服都像是有自己的靈魂,像是要振翅高飛的蝴蝶,脫離書頁一般。

可越往後面,顏色越……灰白。

到最後,沒有顏色。

黑色的線稿。

黑色的衣服。

這與其說是一本設計手冊,不如說是……一本日記。

獨屬於陸昭的日記。

他以前內心色彩豐富,所看之處,都是絢爛多姿的。

可現在,他的眼裡只有死寂的黑白。

她沉重地看著,心底就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一般,有些喘不過氣。

大叔肯定很懷念以前的日子吧?

懷念以前追逐夢想,在講台上發光發熱的樣子吧。

她慢慢合上手冊,給他挑了乾淨的衣服。

一點也沒有羞澀,揣上幾條四角內內放在包里。

一路回到了醫院,她讓尼古忙自己的去,她在這兒守著。

陸昭一直昏迷到第二天早上才幽幽轉醒。

看到自己還活著,似乎並沒有太大的高興。

他還以為自己要一直在地獄里沉淪。

他看著枕著他胳膊睡著的季歆月,眉眼柔和。

似乎,是她的聲音將自己拉了回來。

他耳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撫摸她的小臉,就在這時護士驚呼:「你都回血了!」

季歆月嚇了一跳,立刻起身。

吊瓶里的鹽水早就沒了,一直在回血。

「是我……是我沒注意!」

「這是……口水嗎?」

護士嘴角抽了抽。

陸昭的胳膊上濕漉漉的一塊。

「呀!」

季歆月面色漲紅,趕緊抽出濕紙巾拚命擦拭。

「干、乾淨了……」

她窘迫的看著陸昭。

「你這樣的家屬也太馬虎了!」

護士忍不住責備。

「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會注意的。」

「還以後?你……」

「你說夠沒有?」

陸昭臉色黑沉。

他還一句沒說呢,這個護士不懂規矩,說了那麼多。

護士也意識到,自己似乎逾越了。

「滾出去。」

他不客氣的說道。

護士立刻換好藥水,灰溜溜的離開。

「對不起,我……我睡著了……」

季歆月滿是愧疚。

「昨晚累壞了吧?」

他柔聲說道:「不用守著我的,護工會看著的。」

「你還好嗎?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昨天嚇死我了。」

她岔開話題,心有餘悸。

「沒事,讓你擔心了。」

「以後不會喝酒就別喝,應酬重要還是命重要?」

「好,那就不喝了。」

「還有……」季歆月還想再說點什麼,但卻意識到不對勁。

自己在這兒絮絮叨叨,像個管家婆一樣幹什麼?

她對上陸昭淺淺的笑,心頭一顫,面色瞬間漲紅。

「我去買吃的。」

說完,一溜煙的跑開了。

。 「姓名。」

「高文。」

「年齡。」

「……」

「新人?」

清源村治安管理所。

一個大鬍子治安官看着面前被鎖在椅子上的高文,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年齡就是你經歷了幾次任務,過了多少夜了!」

「第一次,七夜。」

「為什麼打人?」

「他強買強賣。」

「有後台么?」

「什麼?」

「問你身後有沒有種植玩家、工會、資深者為你撐腰!」

大鬍子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看着高文一臉驚訝的表情,無奈開口道:

「你的情況我大概了解了,像你這樣的新人剛剛進入新手區,被老油條拉着強買強賣的事情,在咱們這兒沒少發生。

我個人是相信你的。

可是作為執法者,你既然打了人,我就必須對你進行懲罰。

如果你有後台,我就幫你聯繫對方,讓他們把你領回去。

要是沒有的話,拘留一天,處罰五點生存點,這是規矩。」

這麼現實的么?

沒背景的人,罰錢不算,居然還得拘留。

高文指了指自己被扣著的手銬,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

「警官,罰款什麼的都好說,你看你能不能先給我解開….」

「叫治安官!」

從腰帶下面掏出鑰匙,大鬍子治安官走到高文身邊,咔嚓一聲把手銬給他解開了。

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高文瞥了眼被大鬍子收起來的手銬。

「這東西還真結實。」

「屁話,不結實能用來鎖你們么。」

停頓了一下,看高文挺乖的,大鬍子又道:

「行了,我看你小子順眼,待會兒你跟我去收納處把罰款交了,我就不留你過夜了,以後學着機靈點。」

一邊說着,大鬍子治安官從抽屜里掏出個小冊子扔給他:「這上面寫着一些咱們村的基礎情況,你拿回去好好看看。」

行吧,錢還沒白交,有點意外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