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天刀主

「竟然連四大宗門都驚動了,竟然派遣大量的核心弟子前往疾風山脈!」楚飛駭然說道。

「嗯嗯,他們既然派出了大量核心弟子,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強者跟隨自然不可少。因此,那疾風山脈的魔獸不足為懼。」

何欣淺眸一笑,接著道:「楚飛,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們也有前輩坐鎮,要不然以我們的實力,真的與他們對峙起來,傷亡不容小覷。」

楚飛點頭同意。

一般而言,製藥師加入戰場,大都是後勤人員,專門負責煉製靈液,基本很少與那些武者正面對抗。

「楚飛,前往疾風山脈的日期好像快要停止了」何欣沉思片刻,道:「嗯…我想起來了,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明日我會搭乘最後一艘靈船前往,若你也要去的話,正好一起過去。怎麼樣?」

「我們一起過去吧!」楚飛直接頷首答應,既然都有高手坐鎮,想必安全問題不用太擔心。

「沒問題,明天上午靈船上見。」何欣點頭,與楚飛約定好后便離開了這裡。

她離開后,楚飛沉靜下來,內心想:「既然帝都的那些人和四宗的核心弟子都已經過去了,這次出世的寶物必然不同凡響。」

」姑且先過去看看情況,至於結果…則酌情而定。」

而後,楚飛便行進房間中修鍊起來,靜靜等待明日到來。

……

疾風山脈,山脈蜿蜒,遠方雲霧翻騰,傾瀉而下,景色壯觀。

某處,一群人站立在峰頂,眸光注視那奇特景象。

為首的是一名年紀稍微年長的老者,他注目眺望著正前方那天空不斷翻騰的雲霧,伸出手指掐算了一番。

片刻,他的瞳孔陡然一顫,而後吐出兩口濁氣對著身後的一群人大聲嚴肅地說道:「無主寶物現世,我等應該全力以赴搶奪,若有人阻攔,大可誅殺,不必留手。」

「是,長老!」身後的一群人紛紛點頭回應。

「行了,你們有些人目前實力還是太弱,真的混戰起來定然吃虧,目前先下去稍微歷練一番,增加一點實力吧!注意安全。」

為首的老者淡淡說了一句話后,他身後的一些年輕一輩之人嘴角忍不住上揚起來。

他們很早就來到了這裡,一直沒有機會去獵殺低階的疾風魔狼,現如今長老發話允許,自然心中開心。

他們當即消失在原地,都去獵殺魔狼了。

由於疾風山脈山峰眾多,一些早早到來這裡的大家族或者大宗門都在峰頂開闢出了一塊龐大的休息地。

在一群人休息的時候,有些人眺望遠處天際,觀看雲霧翻騰,傾瀉而下的奇特景象。

他們之中有些人的臉龐上充滿了震驚、憂慮、激動之色。

「距離寶物現世時間快到了……」

不知道誰突然說了一句,其他人紛紛交談著。

「沒想到這次寶物吸引了很多年輕一輩的小子過來,光是這幾天我就看見了許多大家族的人馬。」

「我聽聞帝都的家族之人也過來了,更別提其他的宗門了。能吸引他們過來,看來這次的寶物定然不同尋常。」

「呵呵,雖說他們是大家族亦或大宗門的人,但是面對這種寶物,還是實力為尊,目前我們只需要養精蓄銳,靜靜等待寶物降臨即可,膽敢阻攔著,一律殺無赦!」

「說的沒錯!」

……

製藥塔,廣場。

一搜巨大的靈船靜靜懸浮在空中,靈船底部四周噴出一道道白色氣體,噗噗作響。

靈船下方旁站立著眾多的製藥師,他們都在一起聊天,聊天內容自然是疾風山脈的事情了。

何欣站在一處望著四周,臉上甚是焦急。

「這楚飛怎麼還沒有過來?靈船馬上都開動了!」

「嘿,你們看,那不是何師姐么?感覺她很著急的樣子,我們過去看看。」周圍有一些年輕弟子看見何欣一人獨自站在這裡,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著急,不免心中疑惑,於是朝著她這邊行來。

此時,駕駛靈船的人看了看下方的人,大喊一聲:「請各位儘快上船,我們即將出發了。」

「何師姐,你怎麼看起來很著急?靈船馬上出發了,我們還是儘快上去吧!」一人前來詢問。

何欣看了看他們點頭回答:「你們先上去吧,我還要再等一會。」

那些人見狀,點點頭,旋即登上了靈船。

遠方,宋松帶著小弟行了過來。

小弟眼尖,立馬看見何欣了。

「老大,那人好像是何欣!」

宋松眼睛一亮,頓時朝著小弟手指的方向望去,隨後嘴角微微抬起,說道:「她似乎在等人,我們過去看看。」

這一會兒的功夫,靈船上已經站滿了很多人。

宋松來到何欣的面前,笑著問道:「呦,這不是何欣師妹嗎?靈船都要開動了你還沒上去,難道是在等我?」

何欣白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宋松,靈船都要開動了,你還是直接上去吧,免得到時候錯過了!」

「對我來說,即使沒有登靈船,我也有方法快速抵達疾風山脈,倒是你,我可不希望你錯過了靈船。」宋松笑著說。

何欣懶得理他,不想說話。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遠方一道人影極速掠來,隨後穩穩的落在了他們對面。

「不好意思,稍微來晚了點!」楚飛不好意思說。

「原來是楚飛啊,你這可不是晚一點點,我們都等你一個多時辰了!」宋松看見楚飛,內心驚訝一會兒后,說道。

「非常抱歉。」楚飛再度說。

「楚飛,靈船要出發了,我們快上去吧!」何欣看了一眼靈船說道。

「是啊,我們快點上去吧,要不然我們就得錯過了最後一搜靈船了。錯過的話我倒沒事,可何師妹就不行了,難道楚飛你想讓一個女子徒步走到疾風山脈?」宋松見何欣對待楚飛與自己不同,頓時覺得心裡氣不過,於是陰陽怪氣的說道。

楚飛自然聽出他的話中之意,只能再次道歉。

宋松明顯不買賬,還想繼續酸溜溜說下去。

何欣眉頭一皺,這宋松一見楚飛,話不超過幾句就陰陽怪氣酸溜溜了。

「行了,宋松,難道你不能不說話?」

宋松聽見后,臉上的表情頓時陰冷起來,冷哼一聲,對著楚飛甩手說道:「楚飛,我們疾風山脈見吧!」

他說完直接帶著一群小弟登上了靈船,尋找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楚飛,我們也快點上去吧。」何欣催促。

楚飛不理睬宋松的話,點點頭,兩人隨後登上靈船。

等待了一會兒,楚飛頓時感覺靈船猛的一震,他知道靈船啟航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陸昭只覺得,後背脊寒意逼人。

這一眼睥睨眾生,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所看之處皆是螻蟻。

眸光森寒,凌冽如刀。

陸昭狠狠蹙眉,猛地腳踩剎車,穩定心情。

封晏……如同傳聞,的確可怕。

那唐柒柒和他生活在一個屋檐下,會不會倍受折磨。

他有些不放心,給唐柒柒打電話。

唐柒柒剛坐在餐廳,傭人準備了晚餐。

她拿起電話,道:「怎麼了?」

「封總平常對你,會不會特別嚴苛?畢竟你只是個外人,他會不會故意為難你?」

「並沒有,我跟他都沒話說。他每天都板着臉,好像我欠他錢一樣!」

「那你以後多避着他一點吧,畢竟是商場混跡的人,黑白兩道都有涉及,我怕你哪天惹他不快,他會懲罰你。」

他一想到唐柒柒小胳膊小腿的,哪裏受得了封晏的折磨?

「封晏會不會打人?有沒有暴力傾向?」

他立刻問道。

「陸老師,你別擔心了。他看着兇巴巴冷冰冰的,不喜歡說話,但人還不錯。有紳士風度,也不會斤斤計較,不會和我一個小女人一般見識的。」

「不過,他脾氣的確不好,以前覺得他挺溫和大度的,可現在……怎麼感覺心眼比芝麻綠豆還小?算了,還有一個半月,早點結束早點離開。」

「咳咳……」

身後,傳來咳嗽聲。

她心臟咯噔一下,立刻轉身看去,和封晏四目相對。

一旁的路遙故意咳嗽:「先生……我可能感冒了,先回屋休息了。」

說完,逃之夭夭,丟給唐柒柒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完了完了,說封晏壞話被他聽到了。

「我這邊有事,先掛了……」

唐柒柒趕緊掛斷電話。

「我兇巴巴、冷冰冰?」

他眯眸不善的看着她,大步靠近。

「額……」

「我心眼比芝麻綠豆還小?」

「不是……不是這樣的。」

「唐柒柒,你在陸昭面前,就是這般詆毀我嗎?」

「我……我也說你好話了……」她嘟囔著。

「看來,不必等到三月之期結束,現在你就可以走了。」

他冷聲叫來傭人,把她的行李全都打包好,就一個行李箱。

「我想,你的陸老師還未走遠,現在讓他來接你,還來得及。」

「封晏……那奶奶那邊,我來說。」

她本想阻止,但話頭硬生生的止住。

也許,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他們兩個的確不能再繼續相處下去,她好不容易沉寂下去的心,又開始死灰復燃。

她不想讓他在奶奶那兒為難,打算自己去說,奶奶看在她的面子上,不會動怒的。

「你不是封家的人,以後不論是我這兒,還是老宅,你都不準踏入。以後,改口叫老夫人。奶奶那邊,我親自說,不需要承你人情。」

封晏眼底漆黑一片,像是打翻了濃墨一般。

看不到盡頭,如幽潭深邃,如寒雪冷人。

他的話,不含一絲感情,像是從深淵地獄撈起來的一般,每個字都夾槍帶棒。

她聽到這話,無力反駁。

的確,她不是封家人,承蒙老太太照顧而已。

。 雲苓一行四人,猛地一驚。

誰也沒有想到,李默出手之間,居然直接拿出了先天至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