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天刀主

「……你是男孩子吧?」奚淺不確定了。

「是啊?」器靈在修鍊出意識,然後幻化人的形態時,在第一次可以選定性別,他已經幻化過了,選的的就是男生。

「……那你怎麼叫做寶寶?」

「這個不好嗎?」可是他以前的主人說很霸氣啊!

寶寶是最霸氣的名字!

「……好是好,不過……我若是給你改一個名字,你願意嗎?」奚淺嘴角微抽,腦海里想著一個翩翩少年,叫做寶寶的樣子……

有點接受無能……

「可以啊,只要別不要我就好!」否則,他還不被其他兄弟笑死?

那個臉他丟不起!

其他兄弟:兄嘚,你的臉早就沒了。

「……要不我就叫小寶吧?」他還是覺得寶字最霸氣。

「……你為何這麼執著於『寶』?」交流了半晌后,奚淺也摸出了寶寶的性格。

實在……有些單純!

「以前的主人說『寶寶』是天下最霸氣的名字!」寶寶說著很驕傲的樣子。

奚淺:「!!!」

小天:「!!!」

她們怎麼都沒想到原因居然是這個。

「怎麼樣?夠震撼吧?」

「咳咳……」你高興就好!

「那我以後就叫你小寶吧!」奚淺也不想三番兩次的拂了他的意。

既然他喜歡,就算了吧!

小寶總比……寶寶好得多。

「嗯嗯,娘親開心就好!」小寶聲音歡快。

「嗯,你們認識一下吧,小天,給小寶介紹一下其他的小夥伴。」奚淺退出了識海。

小天很靠譜,她是放心的。

唉……

奚淺揉了揉額頭,雖然嘆氣,但嘴角和眼裡都染上了笑意。

看得出來她心情很好。

——

奚淺再次打開門,已經是十天後了。

小白應該也快回來了!

她們也要準備回神武大陸了,不知不覺,來蒼梧界都快半年多了。

若不是這裡有虎視眈眈的人,她還準備找到表姐后,在這裡歷練歷練的。

同為修仙界,闖一闖總歸是有好處的。

可惜……

奚淺搖頭,神識打量了一下玉晚煙的房門,發現她還在修鍊。

也沒有打擾!

收拾了一下后,就出門了。

「……」

「……」

「你……有事?」奚淺在門口和封瑾修大眼瞪小眼的,忍不住詢問。

「有事!」封瑾修眉眼染著點點緋色。

略微柔和了幾分。

。 安宜的目光過於坦然,坦然到讓言夫人感到可怕。

但凡有一分一毫的在乎,也不會一點都不介懷。

「安宜是嗎?我可以喊你安安嗎?」

言夫人和言先生坐下來,看著在他們後面落座的安宜。

這孩子長的好看還懂禮貌,只可惜和他們不怎麼親。

「哦,兩位隨意。」

安宜沒有刻意親近,也沒有刻意疏遠。

「安安,我們很抱歉……你小時候走丟,也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我們也很難過。」

言夫人雙手交叉,一臉愧疚的看向安宜。

這孩子和他們很像,只是……

流落在外太久了,性格養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了,不過沒關係,等回到言家就好了。

「難過……也不必要,世事無常,沒人能預知未來。」

安宜看著他們,突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面前這兩人,真的是她的父母嗎?

為什麼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你不怪我們就好。」

言先生聽到安宜如此說,眼前一亮,繼續說道:「我們都想好了,只要你回歸言家,言言和池岳有的,你也會有!」

言夫人也隨之附和。

「是啊,孩子,等回到言家,你就不用再辛辛苦苦的做實驗了,你可以在安家做一位無憂無慮的大小姐。」

安宜:「……」

她好像明白自己為什麼對面前的這兩位沒有絲毫親情的感覺了。

「兩位,我感謝你們對我未來的關心,不過,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我從來沒有說過要回言家呢。」

言氏夫婦一愣,言夫人解釋道:「孩子,你可能不明白我們的意思,回到言家,你能擁有的東西,遠比你現在看到的要多的多!」

她以為安宜自幼養在小地方,不明白言家的背景。

憐惜的看著她,柔聲解釋道:「安安,言家底蘊深厚,老爺子打下的江山,比你看到的更多,他現在才把言家護衛隊給你,生意上的事情,大概要給你哥哥的,至於你和言言,你們嫁人的時候,什麼也不會少!」

言言回來的時候,正好聽到這句話。

就好比父母有一個蘋果,原本只有一個女兒,這個蘋果必然是這個女兒的,但如果突然多出了一個女兒,這個蘋果就少了一半!

而言言,已經把這個蘋果佔為己有十幾年了。

「爸爸,媽媽,我已經包下店了,現在人都清的差不多了。」

安宜抬頭看了一眼,果然,原先稀疏的幾位客人,現在都被請走了。

言家人,出手還真是闊綽,和她上次見到的言老爺子大不相同。

言老爺子自己出行,也不過兩輛車,一輛他自己坐,一輛是保鏢車。

可這對夫婦和言言的做法,嚇人……

「真乖,來,坐下來和……」

言夫人原本想捋一下兩人的關係,但突然忘了安宜的年紀,抬頭問道:「安安,你今年多大了,你和言言兩個人,誰更大一些?」

這話一出,言言徹底高興了。

這意思是,爸媽連安宜的年紀都忘記了,呵,這麼看來,除了爺爺被安宜拿下了,她父母,都不怎麼在乎她啊。

「是啊,是不是比我大一些,看著像是20歲左右的樣子。」

安宜:「……」

這輩子沒這麼無語過。

「無所謂,不是一家人,沒有排序的不要。」

她喝了一口桌上的檸檬水,這才把心裡的不適壓了下去,安宜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分一毫也不會選擇忍耐。

「我還有實驗要做,就不打擾你們一家人吃飯了,對了,還有一件事,這座實驗樓的背景,你們可以好好調查一下,如果下次再圍在實驗樓前一排車,相信會有人找你們約談。」

安宜拿起自己的手機和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言家夫妻兩個愣了,言言也楞了,看向安宜的表情也變了。

她似乎……是真的不打算回言家啊。

如果安宜有回言家的意思,也不會把話說得這樣絕,彷彿一絲絲餘地都不給自己留。

「安安……」

言氏夫婦反應過來,想要去追過去,卻發現安宜的步子很快,他們愣神的這會兒功夫,居然已經走遠了。

「哥哥,安安她……」

言夫人看向言先生,目光帶著歉意。

「是不是我們說錯了什麼話了,安安怎麼會突然生氣?」

一旁等著點單的服務員撇了撇嘴,無意偷聽,純路人,單純的看不慣而已。

那位漂亮姑娘經常來這裡點咖啡喝,人長得好看,性格也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父母,幾句話,就能聽出意思來。

流落在外的孩子,父母連年齡都忘了,甚至於,面對自己的孩子,都是一副慈善家的態度,呵呵……

安宜去了實驗室,把該做的實驗做上,把要用到的儀器打開。所有的工作暫時做完,已經是兩個小時后了。

她洗洗手,去休息區喝水。

想起言家夫婦的態度,不由得好笑。

早就知道是這樣的不是嗎?那為什麼還會生氣呢?

一點都不在乎的人呢,何必為難自己。

安宜看了眼實驗,苦澀一笑,她連任性的資格都沒有,實驗做到現在這個階段,離不開人。

拿出手機,給魏舒雲發微信。

「出去逛逛?」

都說購物對女人天生有療愈的作用,她不妨試一試。

隔了十分鐘,魏舒雲才回了過來。

「好啊好啊,我下午有實驗,不如去離學校很近的商場逛一逛,我聽說好幾家店都到了新品,一起去看看,我看你最近很忙,穿的衣服都是休閑款,我們去買些仙女款好不好?」

魏舒雲很是興奮,安安這仙女氣質,只穿普通的休閑版太浪費了。

「好,下午兩點?」

安宜算了算自己的實驗,一點多能結束。

「好啊好啊,安安安安,能開你的車去嗎?外星人是真的酷,靚女出gai必備啊。」

「好。」

安宜沒想到魏舒雲現在對汽車這麼感興趣,只可惜外星人廠家速度有些慢。

兩人約好時間,安宜就關了手機,潛心做實驗。

她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的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只有你踏踏實實做的事業,永遠不會拋棄你。

。萬分抱歉,因為管理員的失誤清退了一些群友。

此前我在修改文章並不知道。

雖然那個管理員以我小號自居,但我和他卻是兩個人。

我知道有些朋友不太喜歡水群,但依舊訂閱評論和給票的。